1950年他竟想炮击北京天安门,新中国反特务第一

2019-12-30 04:03栏目:研究动态
TAG:

原标题:1950年他竟想炮击北京天安门,中国枪决间谍回敬美帝!

时间倒回到1950年4月初的一天,原美国驻北平领事馆显得比往常热闹。这里正召开午餐会。对美国驻北平领事馆领事柯乐伯来说,这算是“最后的午餐”

1950年国庆节前夕,人们正沉浸在喜庆的气氛之中,北京市公安局却得到一个重要情报:有外国间谍可能在国庆节那天进行重大破坏活动。

图片 1

他已接到美国国务院的命令:领事馆撤离中国大陆,除他和一部分人员先撤到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外,其余人员全部撤回美国!他的心情复杂极了,像个打了败仗的将军,心头充斥着沮丧、失落和忧郁的情绪,却不得不强装笑脸,和客人们寒暄、应酬。午餐会气氛冷清,来宾之间的交谈少而谨慎,个个怀揣心事。

北京的公安人员立即展开侦查,很快掌握了这个特务组织的人员名单和住址,新中国第一场打击外国间谍的行动由此拉开序幕。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之后,美国当局最担心中国和苏联的介入,美国中央情报局就想采取先下手为强的策略,企图利用谍战的手段陷害中国最高领导人。美国间谍收买德意日等战败国间谍,计划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个国庆节炮轰天安门,在杀害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后,趁乱经天津逃走,以此造成中国乃至国际上的动乱。

宾客之中,有两个看似毫无关系的人:曾在二战期间为意大利法西斯情报机关搜集情报,并为日寇进攻我华北抗日根据地提供情报的李安东,两年前,他化名汤尼接受包瑞德部署的情报任务;

这个特务组织的核心人物是美国人包瑞德,原美国驻华大使馆驻北平武官处上校武官。他自1940年来到中国,一贯奉行美国政府扶蒋反共的对华政策。抗战胜利后,包瑞德受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的派遣,以美军观察组组长身份,到延安会见毛泽东。他指责毛泽东在延安建立人民政府,建议毛泽东听赫尔利的话,派几个人到国民政府去做官,归蒋介石领导。毛泽东对此给予了有力的驳斥。

对此,美国三军参谋长联席会议纪要有详细的记载:“联军高级司令部要求,美国中央情报局,能在短期内采取致胜的进攻方法,在共产党介入朝鲜战争之前给予一次最无情的打击,而且要打中要害,力求致命……”。中央情报局按照参谋长联席会议的要求,催促在境外的包瑞德尽快采取行动。

另一个山口隆一,他是美国战略情报处成员、化名刘逸,北平解放后,他以法文图书馆“中文部图书目录”编辑、日本东京日洲产业株式会社驻北京代理人等身份为掩护,搜集情报。

新中国成立后,中共和美国关系紧张。为了遏制新生的人民共和国,美国中央情报局通过国务卿杜勒斯,向中国周围一些国家和地区,如尼泊尔、韩国等秘密派遣了许多高级特务,混入美国驻各国大使馆,对中国形成新月形的间谍包围圈。这些特务与潜伏在我国境内的美国间谍、国民党特务相互勾结,对新中国进行各种破坏活动。新中国负责反国际间谍组织的是公安部一局一处,一处的侦查科科长曹纯之接到上级关于打击外国间谍破坏国庆庆典活动的任务后,立即将富有反国际间谍经验的北京艺专日语教授徐省吾借调到侦查科,协助侦破工作。

图片 2

两人分坐两张桌子,却揣摩着同一件事——美国领事馆和武官处撤走后,他们将继续留在北京,为美国情报部门服务。

徐省吾先生是一名爱国知识分子,大连人,早年留学日本。日军占领大连时,他被迫为日本人服务,后随日军到北平,被中共华北军区情报处发展为情报员,与情报科长方良单线联系。徐省吾教授收集了许多外国间谍在华机构的材料,其中一个就是设在北京的美国新闻处。

1949年,包瑞德离开中国前,曾与李安东有过一次密谈。李安东意大利人,1896年出生于上海,住在北京市甘雨胡同,公开身份是天津老世昌公司的在京代理人。但此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是一名王牌飞行员,于1919年来到中国,七七事变之后,李安东为日本人搜集情报,充当日军华北地区的耳目。

午餐会接近尾声时,包瑞德端起酒杯,分别走到李安东和山口隆一的桌前,说了同一句话:“祝你今后‘生意’兴隆,能干出一番‘大事业’!”

这个美国新闻处实际上是美国战略情报局驻华分支机构。常来这里的人有长期居住在北平和天津的德国、意大利、日本等战败国侨民,其中一些人以前就是间谍,二战结束后被美国收买,继续从事间谍活动。

1948年3月,被美国驻华大使驻北平武官处上校武官包瑞德接受为中央情报局间谍成员,并接受中央情报局下达的间谍任务:收罗了日本、德国等特务为美利坚合众国效力,以实现颠覆共产党政权的目标为己任,继续进行在中国的间谍任务。

不久后的一天,北京崇文门内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流熙熙攘攘。路边的一条便道上,一个身穿白衬衣、蓝裤子的小个子缓步行走着,不时用余光扫向身边的车流。

经常出入美国新闻处的意大利人李安东首先被我侦查人员纳入视线。李安东,1896年出生在中国上海一个意大利商人家庭,1922年加入意大利法西斯阵营,从1933年起开始搜集中国政治经济军事情报。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他与日军特务机关北支那方面军司令部报道部的高级特务日高富明结成密友,以记者身份在华北各地刺探中国情报,提供给日军。抗战胜利后,李安东被国民党逮捕,后因美国战略情报局插手被无罪释放。1948年3月的一天,包瑞德以探望李安东身体为由来到他家中,李安东受宠若惊。不久,李安东正式加盟美国间谍机构。

图片 3

图片 4

李安东成为美国间谍后,迅速拉起一支间谍队伍。他首先找到日本老牌间谍山口隆一充当情报员,随后又陆续将日籍特务日高富明、法籍特务魏智、意大利籍主教马迪懦、商人哲立和德国人甘纳斯等网络到自己名下,各方搜集中国情报。截至1949年北平解放,李安东先后为包瑞德提供情报115件。

这次密谈中,李安东告诉包瑞德——他这里藏有一门迫击炮和几十枚炮弹,并确信将来必定有机会可以用到。其实根本上就告诉包瑞德,他有能力在中国国庆阅兵集会的时候,向天安门城楼放上几炮。

这时,一辆黑色小车从北向南驰来,无声无息地停在他面前,车门打开,小个子迅速钻进汽车,随它一起消失在来往的车流之中。

新中国成立后,李安东以天津某贸易公司北京代理人身份为掩护,继续进行间谍活动。他指示山口隆一等搜集我国中央领导人、政治协商会议代表以及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负责人的履历、特征、住址、电话和汽车号码,制成卡片,为以后暗杀、绑架做准备。这一时期,李安东共搜集各种情报485件,陆续转送给了包瑞德。

1949年,中国已经取得了辉煌的战果,蒋介石的国民党一败涂地。国庆阅兵这一传统庆典,必然是美国颠覆中国政权的最有效、最直接的一种“作战方式”。这也让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包瑞德比较信任李安东,同时也为了国庆袭击中国开国领导人提供了一个完整的计划备案。

这一连串隐秘的动作没引起路人的注意,但没逃脱侦察员的眼睛:这个小个子,就是山口隆一;车上坐着的,则是李安东。

(二)

图片 5

山口隆一把一个装有情报和其他重要材料的纸包交给李安东,从他手中接过70美元活动经费。两人用外语交谈了一会儿,脸上不约而同浮现出阴森、充满杀机的笑意。

山口隆一当时的公开身份,是法文图书馆中文部图书目录编辑。山口隆一于1927年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历史系,1931年至1933年在中国东北服兵役,任联队作战参谋。他擅长驾驶车辆和使用多种兵器,性格凶残,热衷冒险,曾同东北抗联多次作战,最后被抗联炸伤,退伍回国。1938年,他再次来到中国,先后在青岛市船舶联合局、华北航业总会担任庶办主任,人事、文书、辅导科长。抗日战争期间,他任意征用中国船舶,不付征用金。对不合作者,他就寻找各种借口,诬以通共或破坏大东亚新秩序等罪名抓进监狱。很多人被他弄得倾家荡产,甚至惨死在日本宪兵手中。1945年,日本投降后,山口隆一又被国民党国际问题研究所看中,委任他负责搜集、研究、整理苏联远东军事、经济、交通、文化等情报资料。

其中,在开国大典举行的第二天,美国驻华大使馆武官处的包瑞德就邀请了意大利人李安东及包瑞德夫人霍尔瓦特·伊芙娜(姘居),以及日本人山口隆一、德国人甘纳斯,还有意大利人哲立(伊芙那名义丈夫),以共进晚餐为名,密谋了一个骇人听闻的疯狂罪恶计划,他们企图在中国的下一个国庆日——1950年10月1日,待中国党政军领导人再次登上天安门时用迫击炮轰击天安门城楼——根据目标和射击位置计算,在有效射程和发射角度内,仅一发炮弹的爆炸威力就为120平方米,足以将中国党政军领导人同时摧毁。

汽车驶到天坛公园北门附近,山口隆一从车上下来,混迹于人群,汽车则向南急驰而去。

在此期间,山口隆一经人介绍,与来法文图书馆办事的李安东相识。两人臭味相投,不久,山口隆一就被李安东发展为情报员,同时为美国战略情报局提供情报,并从情报局领取薪金。

1950年4月,收到中央情报局的任务之后,包瑞德派程娜从香港返回北京传达命令,程娜的妹妹程梦受到姐姐之托,来到甘雨胡同的李安东的住处,双方用英语交流起来,但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我方情报部门已经掌握了他们交谈的所有内容。

北京市公安局侦讯处的侦察员将侦察到的情况详细报告给了处长狄飞,狄飞很快做出批示,要求侦察员高度注意这两个人的活动。

甘纳斯是德国保世公司北京代理人,1938年来北平,1940年与李安东相识。1945年在美国驻北平领事馆工作期间,被李安东发展为情报员。

图片 6

一张可疑的草图

1950年9月的一天,美国中央情报局驻东南亚机构负责人包瑞德被美国战略情报局召回华盛顿,接受一项秘密任务。随后,包瑞德立即飞抵香港,想找个能名正言顺到北京的人,与李安东秘密接头。

有关情况当天晚上全部汇集到了专案组,经过跟踪调查,发现程那住在北京东单大街48号,她是北京师范大学音乐系助教,再从校方调查得知,北京解放前夕,程梦在燕京大学就读时,曾跟随意大利人伊芙那学习钢琴。专家组又从当地居委会了解情况得知,程梦的姐姐程娜刚刚从香港回来。

1950年9月18日,北京市公安局侦讯处截获了山口隆一寄往日洲产业株式会社的一封厚厚的航空信件,信以英文拼成日文音,用英文打字机打印而成。

与此同时,我侦查员发现北京大学音乐系助教程梦与意大利商人哲立有来往。进一步了解得知,北京解放前,程梦曾向哲立的苏联妻子霍尔瓦特伊美娜学过钢琴。北京解放时,哲立把妻子托付给包瑞德带到了台湾。

根据专家组做出的判断,程梦还不是真正的间谍特务,而他的姐姐程娜有问题。程娜必定是大有文章的一个人物,而且专家组根据情报得知程娜是受包瑞德的指派来到北京执行任务。所以专家组连夜对程梦家进行了秘密搜查。查到了程娜带来的那张包瑞德的名片,这直接证实了程娜和包瑞德的确有关系。但是此时已经到了1950年九月初,经过对程梦逮捕审查,程梦姐妹与包瑞德的关系更加清楚了。

信件中,有一张手绘的天安门射击草图稿,上面绘有华表、金水桥、天安门城楼,还有两条又黑又粗的抛物线,一条指向天安门城楼顶部中央,旁边有日文注解:“从日本买来的消防压水机,能超过这个屋顶。”

这时,程梦住所的居委会来报,说程梦的大姐程娜从香港来北京探亲。程娜的丈夫是个英国人,解放前曾与包瑞德有交往,现在香港开银行。

图片 7

另一条指向天安门中央主席台的一个人,左边用日文写着:“到现在水还是达不到这里。”信中还有一段文字:“每当政府祭礼之日,政府中有名望的人在天安门城楼上,检阅军队分列式和民众行列,以前的消防压水机仅能压至毛主席所站位置……”

侦查员立即找到程娜,请她协助调查,并从她的脂粉盒里找到了包瑞德的半张名片。程娜说:我这次回京看望父母,受丈夫朋友包瑞德委托,以半张名片为凭,让哲立卖掉霍尔瓦特伊美娜存在我妹妹那里的钢琴,然后把钱汇过去。我妹妹已经和哲立先生联系过了,明天上午我去见哲立先生。

程梦的丈夫是英国人,是包瑞德的好朋友,程梦的姐姐程娜原本是北京师范大学的助教,曾经在燕京大学跟随伊芙那学习钢琴,伊芙那在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的时候,开始和包瑞德姘居。1950年4月随同包瑞德逃到香港定居。姐妹二人都和包瑞德有很深的联系。

天安门射击草图和文字,让狄飞大为吃惊:这真是试验消防灭火压水机的草图吗?天安门可不是普通地方!他很快将此事报告给北京市公安局,并拿着截获的草图和信件找到公安部政治保卫局调研处处长李广祥。

曹纯之对程家姐妹说:你们被包瑞德利用了,还蒙在鼓里呢。经过一番思想工作,程家姐妹表示愿意为侦查员的调查工作提供帮助。

根据侦查员的判断,程梦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并不知晓,审查过程中听到事实,她自己也处于十分震惊的过程:“受我丈夫的朋友包瑞德之托,让哲立卖掉存在我家的依夫娜的钢琴。没有证明物件,只要拿着包瑞德的半截名片让哲立看一下就行了。

调研处的同志都围了过来。调研科科长曹纯之看到草图,倒吸一口冷气:“7月份,我们一个外线侦察组发现山口隆一在天安门前画着什么,原来是在画这张草图!”

第二天,程娜与哲立接上了头。哲立拿到程娜带来的半张名片,开车赶往李安东的住地。李安东一看,知道是包瑞德向他们下达行动命令,随后通知山口隆一马上与东京方面联系。

图片 8

李广祥紧皱眉头,问身边的一个侦察员:“你学过兵器,看了这张图有什么想法?”侦察员清了清嗓子:“我看这张图是把天安门作为炮击目标。我们在军事大学学过炮,最小是六零迫击炮,射角是45~85度,最小射程50米,最大射程是3500米。

山口隆一随即找到了东交民巷一个卖熏鱼的伊拉克女人,交给她一个信封,请她代为邮寄。这封信很快被北京市公安局侦查处截获,其内容是:cLc总部:所购灭火机于10月1日发货。一切按既定计划进行。致以热烈的问候。山口隆一。

”冯梦不敢隐瞒,如实做了回答。 “领导同志,包瑞德让我见到哲立时拿出他的半截名片,就说包瑞德向他问好,祝义和洋行生意兴隆,一切顺利。别的话,真的没说!” “天啊!我真不知道我先生也是那种人!这可怎么办?!”冯梦吃惊的表情和颤抖的声音让侦察员相信,她确实不知内情。最让专家组关心的是:为什么包瑞德要拿半截名片和哲立联系,而不是整张名片,或者索性不拿名片呢?那句“祝一切顺利”是不是双关语?——这让专家组很是困扰。因为这只是说美国中央情报局已经在策划一个巨大的阴谋,但是我们却还不能知道他们想要干些什么。

在我们锁定的侦察对象中,李安东、山口隆一住在甘雨胡同,离天安门最远,但直线距离也没有超过2000米。如果六零迫击炮架在任何一个侦察对象的家中,天安门都在有效射程之内,后果不堪设想啊!”李广祥听完,凝重地点了点头。

这似乎是一封普通的购销通知,但仔细一分析就觉得有问题了。首先,cLc是一个间谍组织,并没有经营消防器材方面的业务,为何要帮它购买消防器材?其次,山口隆一是法文图书馆的中文部图书目录编辑,不是商人,为何要为cLc总部购置灭火机?

1950年9月18日,北京市公安局侦讯处截获了山口隆一寄往日洲产业株式会社的一封厚厚的航空信件,信以英文拼成日文音,用英文打字机打印而成。信件中,有一张手绘的天安门射击草图稿,上面绘有华表、金水桥、天安门城楼,还有两条又黑又粗的抛物线,一条指向天安门城楼顶部中央,旁边有日文注解:“从日本买来的消防压水机,能超过这个屋顶。

图片 9

信笺后面附有一张用铅笔绘制的天安门及广场地形草图,图上还有一条清晰的抛物线,直指天安门城楼。

图片 10

狄飞也说:“国庆节快到了,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逮捕这些间谍。”

(三)

”另一条指向天安门中央主席台的一个人,左边用日文写着:“到现在水还是达不到这里。”信中还有一段文字:“每当政府祭礼之日,政府中有名望的人在天安门城楼上,检阅军队分列式和民众行列,以前的消防压水机仅能压至毛主席所站位置……”

暗号:半截名片

北京市公安局侦查处副处长狄飞得知情况后,大吃一惊,感到事态严重,立即向处长李国祥汇报。李国祥马上召开案情分析会。

“我看这张图是把天安门作为炮击目标。我们在军事大学学过炮,最小是六零迫击炮,射角是45~85度,最小射程50米,最大射程是3500米。在我们锁定的侦察对象中,李安东、山口隆一住在甘雨胡同,离天安门最远,但直线距离也没有超过2000米。

批捕令还没拿到,新线索又出现了。

会上,大家都认为山口隆一的信件中肯定隐藏着阴谋,特务们很可能在国庆节这天搞破坏活动。如果把信里说的发货与草图上的抛物线联系起来这个猜测一旦成立,后果不堪设想。

图片 11

一天下午,有侦察员发现,一个年近30、打扮入时的妖艳女子来到北京义和洋行经理、意大利人哲立家门口,在大门附近和刚刚归来的哲立用外语寒暄了几句,便匆匆离去。几个小时后,她走进西单某胡同的35号院。

李国祥立即将此事上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市长彭真。彭真指示李国祥:这很可能是准备炮轰天安门,杀害毛主席和中央领导同志,破坏我国国庆的大案!事不宜迟,迅速破案!

如果六零迫击炮架在任何一个侦察对象的家中,天安门都在有效射程之内,后果不堪设想啊!”其中一名学过兵器军事知识的侦查员向长官做出了自己精确的报告。

经查,院子的户主叫冯娜,是北京师范大学的音乐系助教。该户还在派出所申报了一个临时户口,申报人是冯娜刚从香港归来探亲的大姐冯梦,也就是侦察员跟踪的这个女郎。

李国祥领命后正准备离开,彭真又叮嘱道:要严格把与此案无直接联系的人区别开来,只抓捕主要罪犯。对其他人要快查、快审讯、快释放,即使是原美国战略情报局的人员,只要与此案无直接关系,也要区别对待。没有证据,一律不准动他们。此案是第一个涉外大案,国际影响极大,切不可有一点差错。

这两件事情,让专家组越来越明白中央情报局正在做什么。他们是想在国庆阅兵期间炮击天安门城楼啊。“国庆节快到了,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逮捕这些间谍。”

从香港来的人要见美国间谍哲立,这不能不引起公安机关的注意。他们立刻开始调查此事并得知,冯娜在燕京大学读书时,曾向北师大音乐系教授、哲立的夫人霍尔瓦特·依夫娜学钢琴,日本投降后,依夫娜与包瑞德姘居,并于1950年4月随其逃到香港。而冯梦的丈夫是英国人,与包瑞德是好朋友。

9月27日上午7点,李国祥下达作战命令:经过侦查,美帝间谍分子企图在国庆节炮轰天安门,杀害伟大领袖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制造国际混乱。据此,公安部命令:依法逮捕李安东、山口隆一、甘纳斯、哲立等间谍分子!曹纯之随后宣布了行动方案。

图片 12

姐妹二人都能与包瑞德扯上关系,看来,必须对她们家进行秘密检查。但屋里的一切却看似再正常不过。

各组人员迅速分头行动,很快完成了逮捕任务。最先被捕的是甘纳斯,第二个落网的是山口隆一,他对亮出手铐的侦查员说:我抗议!那是我们正当的商务贸易,与间谍活动毫无关系!逮捕哲立时,他只含糊地说:正在策划,就被你们发现了。

这让经过数月侦查的中国公安局领导终于可以实施最后的抓捕行动,这次行动不能漏掉一个人,因为这些间谍都是非常精明的特务。必须证据确凿之后才能让这些人俯首认罪,否则会引起必然的国际纷争的麻烦。

就在大家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名侦察员在冯梦的袖珍胭脂包里发现了包瑞德的半截名片。这是什么意思?说明了什么?大家对此疑惑不解。第二天,他们将冯梦叫到了派出所。冯梦一进派出所,就吓得脸色苍白,两腿哆嗦,不知所措。

公安人员到李安东住处实施抓捕时,他本想抵赖,但发现无济于事,只好跟警察走了。侦查员从李安东的住处搜出了大量文件,其中许多都是关于解放区军事、政治、经济等方面的情报,有的情报上还附有我军部队番号和领导人姓名。此外还搜出一堆金属,经过拼装,竟然是一门小型迫击炮。

期间,意大利的李安东、日本特务山口隆一、德国特务甘纳斯、意大利特务哲立等七人被逮捕。李安东和山口隆一都非常嚣张,寄希望于国际法庭的最后仲裁,可惜侦察员在其住所内搜出手枪1支、子弹235发、相关间谍活动来往函电等525件、氢化钾毒药两包、六零迫击炮一门……几乎同时,另一队侦察员在山口隆一家中搜出了天安门射击草图一张,以及各类间谍活动相关资料千余件。

“你这次来北京的目的是什么?”曹纯之开门见山地提问。“主要是探亲,看望年迈的母亲;其次是受朋友之托,卖掉存在我家的钢琴。”冯梦回答。

从山口隆一住处搜出的情报资料更多,有的还被整理成卡片。

图片 13

“受哪个朋友之托?有什么物件做证明?”

一开始,李安东和山口隆一都否认自己参加过间谍活动,但在大量证据面前,他们不得不承认,那封信和那张草图是给美军驻日最高司令部的。他们准备在新中国成立一周年时,用迫击炮轰击天安门,加害中国领导人,制造混乱。

在铁的证据下,李安东和山口隆一最后都交代了犯罪事实。阴谋炮袭天安门的毛泽东同志,然而这一天是9月26日。距离十一大阅兵仅仅5天时间。从而保证了国庆阅兵期间的安全。

“你也是中国人,常言道,血浓于水,所以请把你知道的,毫无保留地告诉我们!”侦察员的温和语气,让冯梦的态度也软了下来:“领导同志,包瑞德让我见到哲立时拿出他的半截名片,就说包瑞德向他问好,祝义和洋行生意兴隆,一切顺利。别的话,真的没说!”

天安门的草图是山口隆一画的,主席台上站着的人是毛泽东,其他国家领导人他没有画出来。审讯中,山口隆一的精神被彻底击垮,承认如果总部收到信件后没有回复,他就将冒险射击。我当过兵,炮打得很准,1分钟可以打40发炮弹,我能打到天安门上。我检修过李安东的迫击炮,还对着天安门瞄准过。最后,他十分懊丧地说,我只是这么想想而已,并没有真做出来。

甘纳斯提前订好的十月一日至二日中午12时45分从天津到香港的船票也就没有了用处。到达香港之后,包瑞德会给他们每人50万美元的报酬,加上之前的50万美金的报酬,每人都会成为百万富翁。然后可以到美洲和欧洲安养天年。可惜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小看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公安机关的侦查手法,必定会受到最严厉的回击。

图片 14

李安东、山口隆一等人被捕后,另一涉案人员意大利籍主教马迪懦也落入法网。侦查员从他的住处搜出了迫击炮弹、手枪、步枪子弹、手榴弹、引火帽等多种武器弹药。

图片 15

“包瑞德不是一般的商人,他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间谍。你丈夫与包瑞德有联系,这是事实吧,难道这些情况你也不清楚?”

1951年8月1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军法处对这起美国间谍案件作出判决:李安东、山口隆一判处死刑;马迪懦、魏智、甘纳斯、哲立等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刑满后驱逐出境。

1951年8月17日下午,意大利人李安东和日本人山口隆一,他们因“充当美国间谍、阴谋炮击天安门、危害中华人民共和国主要领导人”等罪名,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军法处判处死刑!这是中国人民近百年来,第一次在自己的国土上处决外国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天啊!我真不知道我先生也是那种人!这可怎么办?!”冯梦吃惊的表情和颤抖的声音让侦察员相信,她确实不知内情,但他们也纳闷:为什么包瑞德要拿半截名片和哲立联系,而不是整张名片,或者索性不拿名片呢?那句“祝一切顺利”是不是双关语?

责任编辑:

紧急收网

从截获天安门射击草稿,到包瑞德的半截名片,一系列反常的事情,让侦察员们警惕起来。为了确保新中国第二个国庆节的绝对安全,周恩来总理批准对李安东、山口隆一等人实施逮捕。行动时间,就定在9月26日晚9时整。

当负责抓捕的侦察员敲开甘雨胡同乙17号大门时,屋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谁?”侦察员答道:“派出所的,查户口。”

进入房间后,他迅速将枪口对准了屋内一个秃顶、瘦骨嶙峋、细高个的外国男子的头部:“你叫什么?”“李安东。”

男子说得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哪国人?”“意大利人。”“我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布:你被逮捕了!请签字。”

“你们非法逮捕我,我要去国际法庭控告你们!”李安东虽然极力装出镇静的样子,声音却忍不住微微发颤。

图片 16

“李安东先生,签字吧!”侦察员斩钉截铁的态度,让李安东无可奈何地低下头,在逮捕证上签了字。随后,侦察员在其住所内搜出手枪1支、子弹235发、相关间谍活动来往函电等525件、氢化钾毒药两包、六零迫击炮一门……

几乎同时,另一队侦察员在山口隆一家中搜出了天安门射击草图一张,以及各类间谍活动相关资料千余件。

9月26日的行动,解除了李安东和山口隆一等间谍的武装,保证了10月1日在天安门举行国庆大典的安全。

李安东被送进预审室时,已完全没了以往的神气,他清楚,公安局已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不交待是不行的:“1950年八九月份,我和山口隆一谈到,要等中国政府要人在天安门开会时试一试。

当时,山口隆一说,这是冒险行为,我说,只有冒险,才有希望,才能干出大事来。”

山口隆一开始拒不交待自己犯下的罪行,并极力否认自己从事间谍活动,但在铁的证据面前,他最终无法抵赖:“天安门草图是我画的,主席台站的那个人也是我画的。”

“图上那个人指的是谁?”预审员愤怒的目光使山口隆一有些恐惧,他瞥了一下预审员的脸色,压低了自己说话的声音:“是毛泽东主席,后边一些政府要员我没画出来……

10月1日是中国国庆日,我想一定在这里开会。”山口隆一脸色煞白,说起话来吞吞吐吐,“我给东京盟军总部画了这张天安门射击草图,是指给他们天安门上毛主席所在的位置……我也想过,借李安东的迫击炮和枪做冒险射击……”

阴谋消弭,罪犯落网。螳臂焉能挡车行,几个跳梁小丑不能挡住历史车轮的前进。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必威平台发布于研究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1950年他竟想炮击北京天安门,新中国反特务第一